明石元二郎:埋骨台灣的日本總督 日俄戰爭的諜報大將(附大圖海報)

商品售價 $ 360
數量:
  • 副書名:跨世紀的新透視
  • 作者:賴青松編著
  • ISBN-EAN:9789578018495
  • 出版日期:2018/07/25
  • 商品編號:J211
  • 書系名稱:台灣文史叢書
  • 版別:初版
  • 頁數:304頁
  • 尺寸(公分) (寬×長×高):15×21公分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CIP:783.18
  • 裝訂方式:平裝
  • 印刷方式:單色
  • 適讀年齡:中學以上

內容簡介

★本書附知名畫師 氫酸鉀 繪畫大圖海報

★本書另收錄明石元二郎生平珍貴寫真帖

★台灣人都應該知道的明石元二郎總督

★唯一埋葬在台灣的日本總督,死前遺言願守護台島台民

★司馬遼太郎《坂の上の雲》「大諜報」篇中扭轉乾坤的風雲兒

歐陸諜報大英雄 一生懸命任總督 埋骨台灣護台魂

明石元二郎,日俄戰爭的重要功臣之一,台灣第七任日本總督,是唯一於任內逝世及葬於台灣的總督。更是歷任總督中最受台人推崇,評價最高的一位,死前遺言:「願余死後能成為之護國之魂,方可鎮護我台民。」 任內促成日月潭水力發電、創立台灣電力株式會社(台電前身)、籌建嘉南大圳、開通西部海線鐵路、實施台灣教育令、制訂台灣森林法、改革三審司法制度,皆為明石總督奠定台灣現代化的珍貴政令。

明石元二郎出生於九州福岡藩的黑田武士世家,家道中落後投入軍校,曾任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近衛師團的征台參謀;一九○○年起先後出任駐法、俄國武官,並成為活躍於歐洲的情報軍官。日俄戰爭爆發後,展現諜報鬼才能力,於歐陸各國結識並聯合反帝俄組織,曾舌戰鼎鼎大名的列寧,並成功策動俄國革命黨起事,以攪亂俄國的大後方來牽制俄國戰爭前線。明石的策畫與謀略翼助了日本的勝利,德國皇帝威廉二世更稱謂:「明石一人就可匹敵日本在滿洲的二十萬大軍。」

一九一八年就任台灣總督,明石更是傾畢生之力,勠力經營建設台灣,不僅籌建多項利民公共建設,也頒布眾多改革與平權法令,讓台灣邁向現代化之路。明石總督在任內多次走訪台灣各地,更是歷任總督中難得的異類。然而明石總督在職僅短暫的一年餘,因公事至日本出差,途中不幸染病卒於故鄉福岡,享年五十六歲。明石總督留下遺言,冀望歸葬台灣,死後能成保台護國之魂,但歷史的巨輪造化弄人,終戰後台灣脫離日本,遂讓明石元二郎成為日本唯一長眠台灣的總督。

★応援推薦

王子碩/聚珍臺灣 總監

林炳炎/台灣電力史研究專家

姚銘偉/《薰風》雜誌創辦人

凌宗魁/文資保存研究工作者.作家

氫酸鉀/國際知名繪師

楊 燁/北投文史專家.古物蒐藏家

蔡亦竹/文化評論家.實踐大學日文系助理教授

(按筆畫順序)

作者簡介

賴青松

1970年生,新竹市人。年少時因緣際會,曾輾轉於新竹客家小鎮、台中福佬農村,與台北外省都會文化圈之間遷徙與生活,也開啟了自己對台灣人文社會與自然環境的關懷。

成功大學環境工程系畢業後,確定以守護環境為人生志向,曾陸續任職台灣生態研究中心與 主婦聯盟共同購買中心。

而立之年,決定離開都市,前進鄉村摸索理想生活的可能性,而後負笈日本岡山大學攻讀環境法碩士,返台後創立穀東俱樂部,被譽為華人世界社群支持農業(CSA)嚆矢,募集穀東支持友善農業發展的模式也漸次擴散至香港、 中國等地。

而穀東群聚耕耘的宜蘭縣員山鄉深溝村,也成為網路時代新農村運動的起點。

Sioong99@yahoo.com.tw

海報繪者簡介

氫酸鉀,本名吳旭曜,彰化人,台灣本格派硬漢畫師;畫風細膩且具獨有的異世界風格而深受國際畫壇所青睞, 2016年受邀於日本銀座ヴァニラ画廊舉辦個展「帝國の曙」及松江–出雲舉辦「國境之南」個展;2017年與台大醫學院合作舉辦「上醫醫國」常駐展;高雄駁二「蒸汽龐克: 致兩千年後的你」個展;2018年日本《SAPIO雜誌》報導〈台灣維新〉畫作及報導;日本ヴァニラ画廊邀請2018年8月特展「幽靈画廊4」畫作展出;受法國Galerie Octopus畫廊邀請,將於2019年於巴黎舉辦個展。

目錄

明石元二郎寫真帖

序文 再會總督 明石元二郎

導讀

第一章 黑田武士的傳人

第二章 風起雲湧的青年情報軍官

第三章 明石在日俄戰爭中的策反工作

第四章 朝鮮時代的明石憲兵司令官

第五章 中間時代與就任台灣總督

第六章 明石總督對台灣社會經濟的基層建設

第七章 生為日本人,死歸台灣土 -

後記

明石元二郎年譜

序/導讀

再會總督 明石元二郎 賴青松

或許,人世間真有一股奇妙的因緣力量,戊戌年後不久,接到前衛出版社捎來的訊息,表示希望重新出版明石元二郎傳奇這本書,驀地將自己的思緒,再度拉回那個國土震動,社會動盪,青春的心驛動不已的二十世紀終結前夕…

1999年底,台灣總督明石元二郎傳奇出版,這也是自己意外踏上寫作之路的起點。當時,筆者離開主婦聯盟共同購買中心副總的職位方纔一年多,在友人引介下,開始以日文翻譯維生。由於過去在日本生活俱樂部生協(消費合作社)實習的經驗,加上經常協助文書往返的翻譯工作,因此雖是新手上路,做來還算得心應手。

某日,在台灣史啟蒙恩師楊碧川先生的介紹之下,得知曾任台灣第七任總督明石元二郎的後代子孫,有意在台出版其生平傳記,詢問我是否有興趣承接這一份工作。當時,台北市14、15號公園預定地的拆遷爭議正鬧得沸沸揚揚,而明石總督的官墓也在違建拆除之後重見天日,而接下來如何安排先人遺骨的去處,並且給予其歷史上的評價,想來也是為人子孫者費心之所在。

然而,由於自己並非歷史科班出身,筆耕人生剛剛起步,望著案頭上成堆的明石生涯相關書籍與影印資料,難免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但是這份請託卻也有著另一股魔力,對於解嚴那年高中畢業,大二加入成大台語社(台灣語文研究社),大三躬逢野百合學運的筆者來說,內心深處中有著莫名的衝動,希望藉此親身參與揭開台灣身世之謎的過程!畢竟,身為接受黨國教育成長的一代,對於自身所處的斯土斯民,有種理所當然的視而不見症候群,直到負笈成大,某個偶然機緣發現圖書館裡有間日文圖書室,珍藏著日治期間各類台灣珍貴史料,自己才驚覺若無法掌握日文這項工具,身為台灣人將永遠無法明白歷史的真相!

正式接下這份重責大任之後,卻彷彿走進了隱晦幽微的台灣歷史現場,有機會從日本殖民者的立場,從台灣總督的角度,重新審視腳下這片再熟悉也不過的民情風土,原來凡走過必留下痕跡,許多我們今日依舊面對的課題,早在明石總督統領蓬萊寶島時就已埋下伏筆…

每逢時代的轉捩點,歷史都會造就出許多引領變革的風雲兒,出身九州藩士家庭的明石元二郎正是其中之一!明治維新以來,險中求生的日本選擇了富國強兵的西化道路,因家貧不得不投身軍旅的明石,也因此迎向了世界的舞台!然而個性耿直,滿腔忠君愛國思想的他卻無緣征戰沙場,因緣際會下成為派駐歐洲列國的情報官,不僅周旋於歐陸各國革命份子之間,甚至與鼎鼎大名的列寧言辭交鋒,說服俄羅斯的革命黨人接受日本帝國的資金與武裝援助,不僅直接翼助了日俄戰爭的勝利,也間接促成日後帝俄沙皇體制的崩解。

日俄戰爭結束後,明石奉命回到東亞,迎向人生的第二個高峰。他首先被任命為韓國駐劄憲兵隊隊長,之後更轉任韓國駐劄軍參謀長,首要任務即為輔佐韓國統監穩定朝鮮半島的局勢,必要時不惜以各種高壓手段鎮壓朝鮮的反抗份子。或許是命運之神開的玩笑吧,不久前,還在歐陸積極串連革命份子,與社會主義者廣結善緣,反抗帝俄統治的明石,一轉眼卻化身為日本帝國主義的鐵衛,驅使軍警兩大系統全力捍衛日本殖民者在朝鮮半島的利益,最終成為日本帝國順利併吞韓國的一大功臣!

從日俄戰爭的幕後英雄,再到日韓合併的鐵血將軍,明石的人生充滿了劇烈的矛盾。而在傳統忠義文化教養下成長的他,卻也始終無法融入統治階層爾虞我詐的世間流俗!因此,儘管在戰場上功勳彪炳,明石在仕途上的發展總是不如人意,甚至還萌發不如歸去的想法,或許該感謝命運之神的安排,台灣這塊帝國最南端的新納國土,最終成為這位失意英雄的人生救贖之地!

從1918年到台灣赴任總督,到1919年於任上猝逝,依其遺志下葬於斯,成為唯一埋骨台灣的日本總督,明石幾乎是傾畢生之力,為日本帝國經營台灣這片南方的新天地!對明石有知遇之恩的川上操六參謀次長,在首次南巡視察新領土台灣島時,便曾向當時仍是青年軍官的明石強調,台灣將成為東洋和平的心臟!而明石走馬上任之際,一次大戰的戰火方歇,世界局勢依舊動盪,對志在南進拓展帝國勢力的日本而言,台灣乃是千里之外南方海上不沉的堡壘,萬一發生戰爭,台灣總督必須有獨立作戰與長期抗戰的打算,這也是台灣當時在財政與政治上與日本內地切割獨立的理由。

當時的台日兩地的社會,都將明石視為繼兒玉源太郎之後的傑出總督人才,而明石上任後,唯一公開在媒體上發表的文章—「自覺的發展:首先必須自行精確地調查」,文中便明白指出南進雖是台灣未來的出路,然而唯有不分官民,自主地廣蒐情報,實地調查之後,才能夠擬出具體可行的方案,而非時時揣摩上意或追隨官方方針…官方預算有其極限,若民間業者在調查之後決心推動的事業,若其對國家社會有經濟上必然的重要性,無論在金錢或其他任何形式的資源上,當局都將進行盡可能的補助與支援!如此鏗鏘之論,即使放諸今日依舊擲地有聲!

觀諸明石在任總督的一年有餘,確實看得出他試圖一展政治長才的雄心壯志,在短暫的任期內,以當時艱困的交通環境,多次走訪台灣東西各地,在歷任總督中亦是難得的異數。在那個殖產興業的年代,為了提供工業化所需的廉價電力,日月潭水力發電廠的起造與官民合營的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的成立,可說是明石留給台灣最大的遺產。儘管日本中央對此一耗費鉅資的殖民地事業興趣缺缺,明石死後多年,日月潭水力發電廠終於在對美舉債的前提下順利完工(1934年)。到了1944年,東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終於為台灣電力株式會社所合併,完成台灣電力事業官營一元化的最後一塊拼圖!

時至今日,台灣社會紛擾依舊,在環保永續的大旗之下,電力民主化成為有識之士關注的議題,卻罕有人知日治時期早有這麼一段電力民營的歷史!筆者無意也無能論斷今昔的功過,卻對五十年日治時期走過的風風雨雨,無法成為今人抉擇的參考與對照,依舊深藏在歷史的迷霧中感到萬般無奈…

本書原稿完成於1999年夏日,這個經驗也奠定筆者對自身寫作能力的基本信心。繼之而來的九二一地震,讓曾經與阪神大地震及九二一擦身而過的筆者深有所感,希望以筆耕之業略盡棉薄,最後終於在親友募資協力下,自費出版了「走過阪神大地震」一書(2002),也第一次發現以夢想力驅動世界的可能。這也促成後來「穀東俱樂部」的集資成立,以及「預購穀份,支持農民」產消合作概念的誕生,讓自己走上了「志願歸農,小農群聚」的新農村運動的道路!回首前程,與明石總督的相遇可說是筆者歸農人生的起點。而明石總督身後,除了遺願歸葬台灣之外,也有部份遺物被送回日本,歸葬於東京都港區的青松寺。看來,人世間冥冥之中真有奇妙的因緣…

書籍延伸內容

隨書附贈 氫酸鉀 【明石元二郎大圖海報】

內容連載

第六章

明石總督對台灣社會經濟的基層建設

台灣在納入日帝版圖之後,由於日帝從未有過任何統治殖民地的經驗,在嘗試錯誤之中使得台灣的官制歷經了許多次不同的變動。在日清簽訂馬關條約之後,台灣便在戒嚴令之下施行了為期八個月的軍政統治;直到一八九六年三月才訂定「總督府條例」,將台灣納入拓殖務省管轄之下;其後又屢次將台灣編入內務省所管、或設置拓殖局直接管轄等等,到了明石就任總督之時台灣又恢復了拓殖局官制,直接受到內閣總理大臣的管理。

依據當時的總督府條例規定:台灣總督府為統治台灣的最高機構,總督須由陸海軍之大將或中將擔任,接受內閣總理大臣的監督;於委任的範圍內統帥駐紮台灣的陸海軍,並掌理所有相關的政務;負責其管轄區域內之防衛工作,在維護島內安寧及秩序的前提之下可自由行使兵力;除此之外台灣因其位居軍事要衝之故,在財政上還成立了特別會計制度由日本國內的財政上獨立出來;由此可見台灣簡直是日本統治下的一個形同獨立的特別行政區。

日月潭水力發電的肇始

日月潭水力發電事業的實現可說是明石總督任內最大的目標之一,而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的成立毫無疑問地更是明石折衝奔走下的結果。

回顧台灣的電力發展歷史來看,早在清國劉銘傳擔任台灣巡撫的時代,便已在台北東門設立「興市公司」。他曾經延攬丹麥的電氣技師來台裝置小型的發電機,在新行轅及各處重要街道安裝了電燈;可是經過了幾個月的試用期之後發現費用太高,於是只留下行轅的幾盞用燈之外其餘一概停用。

而發電事業在日本發展的情況為東京電燈株式會社於一八九三年成立,一九○○年在日本的各主要都市都已經可以見到電力設備;隨著日帝領台之後日人來台漸多,民間對於電力設施的需求量也大增。然而從總督府的角度來看,發展電力除了有順應民情所需的目的之外;另外還有一個更為重要的理由,那就是協助其政權介入既有的經濟體系;事實上這也是一個外來政權在統治一片新的領土時,是否能成功最重要的一個前提。

以當時台灣的米糖經濟為例,日資一直難以進入米市或控制米市的流通。然而在糖業方面,由於日方新式製糖工廠的效率遠超過舊式糖廍,因此日資很容易便操控了整個製糖業;在日本離開台灣之前整個糖業幾乎已成為日資的天下,這正是典型以新興事務或技術擊敗舊有勢力的例子。而發電事業對當時的台灣來說更是一個全新的科技工業,更是日本殖民者引導工業發展的有力工具。因此總督府方面一直盼望能將電力發展事業置於官營的架構之下,然而總督府所面臨的各種問題實在太多;同時開發電力所費不貲,對於一九○五年才脫離財政赤字的總督府來說,實在沒有太多的餘力能夠充分滿足當時民間對於電力的需求。恰好於一九一一年八月二十六日及三十一日分別各有一強烈颱風分襲台灣南北兩地,造成台北市街房屋倒塌破損達二八○○○棟,死者多達五○○人以上;同時發電事業亦受到相當大的危害。台北、基隆兩地的市街陷入一片黑暗世界之中,所有仰賴電力之工業亦全數停擺;台北市的自來水供應亦被迫停止,一時之間市民們的生活呈現一種無以名狀的悲慘情形。後來只好遠從金瓜石的牡丹坑金山(今金山里)來供給電力應急。然而九月間的連續颱風雨造成北部的龜山發電所(位於今新店溪畔河床,翡翠水庫指標前不遠,據說為台灣第一棟鋼筋水泥建築物)水路遭土石流掩埋,發生停電長達一個多月的意外事件。這些事故的發生也促成了台灣的發電事業就此進入了民營化的時代,同年總督府終於點頭特許部份地區成立私營的電氣會社。因此在一九一一年至一九二四年間,全島從南到北合計共核准了十六家民營電氣會社的成立。

電力對於人民的生活來說可比鴉片般極為容易上癮,人民用電的需求遠遠超過發電所建設的速度。同時為配合建設高雄港成為前進南洋根據地之自由港,因此總督府終於下定決心要開拓足以供應全島的大型發電廠;於一九一六年由總督府高級技師山形要助負責策畫全島的水力調查計畫,對台灣各地水利豐沛之處進行實地的勘查作業,結果卻意外地得到了兩份計畫報告:其一即為國弘長重技師所提出來的日月潭水力發電計畫;其二則是八田與一技師所提出的嘉南大圳(官田溪)水利事業;事實上嘉南大圳並不能算是一個水力發電的計畫,而應該算是水力發電計畫的副產品。

山形技師所提出來的日月潭水力發電計畫中,預定將濁水溪上游的溪水由姊妹原(今曲冰)取水口畫出三條導水隧道、明渠及暗渠(合計達十九•八公里),將其導入南投廳下面積約五千四百萬平方尺的封閉湖泊――日月潭。第一期發電所之落差高達一千八十五尺(約三四○公尺),依每秒平均九百立方尺的放流量計算,約可提供最大電量為十四萬馬力;若電力不足時可另外進行第二期工程,可再增加約五、六萬馬力;同時這些電力可藉由長程的輸送纜線直接傳輸到台北、高雄等地,因應全島各地居民及業界之用電所需。每一千瓦/小時電力消費所需的費用大約在五厘~一錢之間,如果能夠將這些充足而廉價的電力供應給工業生產所需的話,此後台灣所生產的精製工業產品不但可外銷南洋,更可以回銷日本內地。而此一計畫的優點是水利權取得所涉及需要補償的範圍極小,所需的總工程費用估計約為四千八百萬元,施工期限需時約五年。

此項計畫於一九一七年的秋天由總督府正式向寺內內閣提出,然而其時恰逢日本國內西伯利亞出兵論方興未艾之際,結果為中央政府的公債發行政策摒除在外,此一發電計畫不得不順延。當時由於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耗戰方酣之際,台灣也受到了戰時物資需求高漲的影響;許多新興的工業對於電力的需求可說只增不減,各界的企業家也頻頻向總督府求援,希望能夠儘快提供便宜的電力來源;而中央政府針對此一民間的聲音,也表示如果能夠提早完成日月潭的水力發電廠的話,願意接受將整個計畫委託民間開發之意。總督府在瞭解中央的意向之後,也開始針對民營案的可能性進行專案的調查,結果發現以營利為首要目的民營發電企業計畫,與原本建設日月潭發電廠欲提供各界便宜的工業用電的前提大相逕庭,結果只得宣告放棄民營案。

後來明石上任之後,覺得山形所提出的發電興業計畫深得其心;他認為此一東洋第一大規模的水力發電計畫,無論對於台灣或日本都有其必要性。因此無論如何都必須克服困難設法完成,因此在其短短不到一年半的任期之中,連續兩次往返內地出差,便是為了促成日月潭水力發電及台灣電力株式會社成立的事宜。

台電的前身――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的由來

關於引水日月潭此一東洋第一大規模水力發電計畫,雖然在國弘技師披荊斬棘、費盡苦心地實地詳細探勘之下展現了雛形;同時也獲得了上司山形技師以及總督府方面的認可;然而對於這種前所未有的大規模工程,卻仍然有不少人抱持著懷疑的態度;問題之一為從上游所導入之濁水溪混濁的泥水,是否能夠安裝有效的泥沙沈澱裝置,以避免不必要的機械故障;問題之二則為築設堰堤之後湖泊水面將升高二五•八公尺,一旦遭遇豪雨或洪水導致決堤的話,恐將造成附近村落難以計數的生命財產損失。

因此於一九一八年九月,內務省特派遣技監原田貞介針對日月潭暨官田溪之埤圳計畫,重新進行實地的勘察行動;在其回報水野內務大臣的報告中,表達了「大致上說來此一計畫並無特別不當之處」的結論。此外針對地層及地質的調查方面,地質界的權威學家神保小虎博士亦於同年的十二月至翌年的一月之間,進行了詳細的實地探勘;其所得出的最後結論如下:「日月潭之水力發電工程在地質方面並無特別需要擔心之處;此外關於官田溪的埤圳工程方面,雖然蓄水池的深度會隨著沿岸的土沙崩落而逐漸減少,除此之外並無其他值得顧慮之處。」

在得到了學界這般有力的支持證據之後,更加堅定了明石完成此一水力發電事業的決心。當時他急切地盼望此一開發案能在大正八年通過預算審查,因此在經過更加周延詳細的計算之後,總督府再度向中央提出了日月潭發電廠的公營案預算申請;然而日本國內此後五年的公債償還壓力仍然沈重,所以採取公營仍有其資金方面的難處,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此案只得再度順延。明石在上任後第一次返回東京即是為了促成此案的通過,在幾番奔走之後卻仍舊無法使公營案順利通過;因此於十月二十七日,在中澀谷的自宅與總督府的下村民政長官、角土木局長、末松財務局長等重要幹部會商之後,終於決定放棄原有理想中的公營模式,決定朝半官半民的經營方針來推進。

回台之後,翌年的一月二十八日,明石便針對此一公民合營案舉行了官邸會議。這項方案的主旨即為由總督府及民間共同出資,設立一資本額三千萬元之大型電氣株式會社,然後由該會社出面統籌一切日月潭水力發電廠之建設工作。而總督府方面則將現有散佈於台灣各地公營之電氣設施(總督府作業所所管)全數提出,作為官方出資的部份,經過估算作業所所管轄之設備資產合計約一千兩百萬元;另外不足者則由民間公開籌募股金。

由於此一計畫醞釀已久,屆此最後階段推行的進度可謂相當順利,不但議會方面順利通過,總督府亦於四月初頒佈第一號律令《台灣電力株式會社令》,其中明文規定:台灣電力株式會社除了經營電力的供給事業之外,也可經營總督認可之事業(如瓦斯及木材防腐等)。會社之總資本額為三千萬元,其中一千二百萬元是由總督府原已建設完成之發電所折價投資台電。會社經營的年限為一百年,但總督府有權加以延長,社長及副社長之任期同為五年,兩者皆由總督任命;電力供應收費標準須經總督認可,全般社務由總督設置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監理官加以監督。此外,若會社之決議或董監事之行為有違反法令、命令或會社章程,或是有危害公益的可能時,總督有權取消其決議或免除董監事之職務。由此可見台電雖然為一半官半民之企業經營體,然而最後的生殺大權仍舊是操縱在總督府手中。

會社令發布之後,明石便為了會社成立事宜再度返回東京。五月九日明石任命了民政長官法學博士下村宏為會社設立委員長,總督府中央研究所所長醫學博士高木友枝等十二名為官方設立委員。五月十四日下村宏在長官官邸招待台灣方面的民間委員,五月二十日明石則假東京帝國大飯店招待日本方面的民間委員;五月二十四日委託任命池田謙三等七十八名為民間委員,其中絕大多數為日本人,僅有少數的台灣人參與其中,如陳中和、林熊徵、顏雲年、簡阿牛、郭春秧及辜顯榮等皆是。

明石在東京招待日本地區民間委員時,曾就台灣電力成立的使命發表演說,其重點摘要如下:

(一)會社創立的目的是以興建日月潭水力發電廠為其端緒,漸次發展業務之後,進而經營台灣全島水力發電供給之事業;再進一步拓展南支南洋的行銷路線,供給各種製造業充沛的廉價動力,達成振興國產事業之使命。

(二)此項大規模的重點事業原本企盼由官方資金來獨立經營,無奈國家財政上的壓力無能遂行;因而此次推行公民合營案的前提,仍然希望本企業組織與經營方向切勿脫離原先公營案的理想。

(三)在公開募股的部份,由於統治政策上的需要,對於台灣人及居留台灣之日本人認股方面,即使所認購之股數極少仍然須盡力配合。

事實上,當時建設如此大規模的水力發電廠,在明石的心中除了滿足民生用電的快速成長之外;還有另外一項更重要的原因,直來直往的明石在東京大飯店的演說中,開門見山地便將這一點提了出來,也就是「進一步拓展南支南洋的行銷路線,供給各種製造業充沛的廉價動力」。對明石有知遇之恩的川上操六參謀次長以及好友杉山茂丸都曾經提醒過他,台灣乃東洋和平的心臟;因此軍人出身的明石所考慮的台灣經營策略,便是極力建構台灣的經濟實力,積極發展台灣與南支南洋的往來關係,使台灣成為日本帝國前進南方的基地。雖然這一點一直到太平洋戰爭爆發之後,日本中央政府才迫於戰局不得已積極地投入;然而此時的明石在缺乏中央政府後援的情況下,仍然勉力地踏出了台灣工業化的第一步。

當時為了與華南南洋建立起友好的關係,明石不但積極地與該地的日裔、台裔富商往來,甚至連當時雄據雲南的軍閥唐繼堯的胞弟――唐繼虞都曾經成為他的座上賓。

大正七年(一九一八)時台灣的對外貿易狀況如下:輸出總額為一億三千七百萬元,其中七十五%為糖、米、茶等農產品;輸入總額則為八千八百萬元,其中肥料金額高達一千萬元居第一位,其他的主要輸入項目還有棉布、鐵材、鴉片、火藥、木材、石油、紙、水泥及日本米等等。因此有一位旅居法屬中南半島的日裔實業家橫山正修便向明石提出了在高雄設立氮肥工廠的建議,但必須配合日月潭水力發電廠所提供的廉價電力方可成立;如此一來不但每年可為台灣節省大筆的外匯,更可以提供外銷市場的需要。

同年五月十九日,於總督府土木局庶務課內開設會社事務所開始辦公;二十一日由總督任命中央研究所所長高木為社長,土木局長角為副社長;明石則於五月二十七日返台,六月十日起開放公開募股四天,開放民間一般認購的部份合計有十五萬股,原本總督府還擔心是否會有滯銷的情況發生;每想到申請認購的股數遠遠超過供應的數目,就連申購權都馬上產生了數倍以上的黑市價格,甚至明石本人都曾經向高木社長表示:「若有人說是我的親戚還是好友,希望能夠插隊認購台電股票的話,請你一定要不客氣地加以拒絕。」

一九一九年七月三十一日下午兩點,台灣電力株式會社正式於台北鐵道飯店召開會社成立大會,同時也掀開了台灣電力史上新霸權時代的序幕。

你可能感興趣

史明回憶錄:追求理想不回頭

波瀾壯闊的革命生涯 千錘百鍊的時代良心

歷時二十年,堂堂五十萬餘字,收錄近千張寫真

永遠的革命家 史明

這個人,在中國當過中共的地下情報員,與國民黨軍打過真槍實彈的游擊戰。

這個人,謀刺蔣介石未遂亡命日本,多次爆破蔣政權的軍車、鐵軌、派出所。

這個人,書寫不朽鉅著《台灣人四百年史》,創立左派革命組織「獨立台灣會」。

這個人,陰森戒嚴下兩度冒死潛回台灣,渾身籠罩神秘色彩的最後一位黑名單。

沒錯,除了史明,你想不到第二個名字。

TAIWAN: A History of Agonies (台灣‧苦悶的歷史–英文版)

Taiwan: A History of Agonies was a guiding light in the hearts of intellectuals in Taiwan in the dark days under martial law with no trace of freedom of speech. No sooner had the original version in Japanese been published in the 60’s than it won a resounding support in Taiwan. The book was often torn into separate pages to be circulated among as many Taiwanese readers as possible. Every Taiwanese devoured the contents with tears in their eyes—an evidence of how the Taiwanese were moved by every word in the book.

林百貨:臺南銀座摩登五棧樓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 ようこそ「ハヤシ百貨店」へ

臺灣摩登文明與大眾生活史風華!

你知道日本時代號稱臺南銀座的末廣町是現在的哪裡嗎?

臺灣第一爭奪戰!菊元百貨如何從林百貨手中搶下臺灣第一家百貨店的寶座?

為什麼百貨店頂樓有神社?你知道林百貨末廣社的由來嗎?

轟動台灣摩登時尚界的南霸天-林百貨,究竟締造了哪些傳奇呢?

勇闖非洲死亡之心-一個台灣人的查德初體驗
這不是一本旅遊指南,也不是單純的遊記見聞,而是一個台灣人,在非洲內陸的生活體驗,
在異鄉日常中,體會到「人窮志不窮」的查德志氣。
簡明 台灣人四百年史:圖文精華版

★史明親自改寫,親筆繪畫,認識台灣史最佳入門。

★第一本站在被統治的台灣大眾立場的台灣史。

★原著百萬字精華濃縮,再收錄一百餘幅史明親繪漫畫。

★本書另收錄史明首次曝光的文章〈謝雪紅的慘境〉。

台灣在民國

台灣戰後關鍵四年,從進步島嶼到絕望深淵。

「中華民國」人如何看待台灣?

台灣如何透過中華民國的角度看見自己?

台灣大空襲(二冊)

台灣大空襲

詳盡解析太平洋戰爭期間盟軍空襲台灣行動!。

美軍投彈紀錄三百多幅珍貴寫真,空襲台灣畫面首度大量揭露!

米機襲來:二戰台灣空襲寫真集

台灣大空襲

二戰期間被轟炸的歷史記憶,「疏開」成為一代台灣人揮之不去的恐懼。

台灣史上首見的敵機空襲事件,與中華民國空軍又有何關係呢?

以美軍為主的盟軍飛機,究竟是無差別投彈,還是明確分出「本島人」與「日本人」呢?

美軍投彈紀錄近三百幅珍貴寫真,空襲台灣畫面首度大量揭露!

「好奇心殺了貓或台灣人」等經典空襲寫真,日治台灣各地空拍影像重現。

台灣二戰與空襲歷史最佳入門,圖片真相曝光收藏必備!

空襲福爾摩沙:二戰盟軍飛機攻擊台灣紀實

福爾摩沙的天空,巨鳥般的機影,投下一顆顆燃燒的恐懼……

完整揭露太平洋戰爭期間盟軍空襲台灣行動!

我所知的四二四事件內情:1970四二四紐約刺蔣案

1970年刺蔣案真相始末紀實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在美國的撐腰下,支持了中國國民黨蔣介石政權在台灣的一黨獨裁專政統治,蔣介石並為其長男蔣經國鋪排接班準備。

1771福爾摩沙:貝紐夫斯基航海日誌紀實–十八世紀一位匈牙利人筆下的台灣

來自匈牙利的大冒險家,因緣際會踏上了十八世紀的台灣

寫下一段驚險、驚異、精彩的福爾摩沙傳奇史詩……

台灣總督府
日本帝國在台殖民統治的最高權力中心與行政支配機關。
那個時代,那些人,那些事,那棟矗立台灣的最高權力中樞。
東突厥斯坦:維吾爾人的真實世界
華文世界第一部從維吾爾民族的角度出發,完整闡述東突厥斯坦(新疆)真實歷史、政治、文化與獨立建國運動的重要著作。
殖民地之旅
一九二○年,日本名作家佐藤春夫帶著鬱結的旅心來到台灣,他以文學之筆,為旅途的風景與民情,留下樸實而動人的珍貴紀錄。他的腳步,也走出一幅殖民地的歷史圖像,透析台灣的種種問題,作為日治時代殖民地文學代表作,如今仍令讀者讚嘆不已。
荷蘭時代的福爾摩沙【修訂新版】
國姓爺猶未來,紅毛人還沒走,熱蘭遮城前帆影點點,台灣人四百年史的起點,一個野蠻勇敢的美麗新世界
自由遺產:台灣228、白恐紀念地故事 Heritage for Freedom
台灣第一本討論歷史遺址、紀念館和黑暗觀光混合的專書,喜愛旅行的您,遇見了另類博物館遺產。
購物車

登入

登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