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的人:寶島歌王洪一峰與他的時代

商品售價 $ 480
數量:
  • 作者:洪一峰等口述;李瑞明編著
  • ISBN-EAN:9789578018020
  • 出版日期:2016/08

內容簡介

一代歌王波瀾跌宕的藝界人生, 臺語流行歌一世紀的經典風華。讓我們再次想起,那為土地而唱、為島嶼而歌, 撫慰幾代臺灣人憂悶心思的低沉嗓音……

本書為「寶島低音歌王」洪一峰第一本詳實的人生傳記,透過對洪一峰與洪家人、演藝圈友人進行的大量訪談成果,以及相關新聞與史料的收集與梳理,鉤勒出洪一峰精采絕倫、曲折起伏的生命歷程,以及專心致志、繼承並創新臺語歌曲的夢想之路。

作者李瑞明經由親身訪談,以隨筆、報導與小說交錯的筆觸,刻畫洪一峰在那些燈火輝煌夜裡的身影,也拉引出同時代曾相知相惜的溫暖之人,引領讀者窺見每首經典歌曲的創作來源及靈魂所在。生動的描繪,宛如電影般的敘述,讓洪一峰的歌聲不斷地與時代共鳴,也讓洪一峰的傳奇、臺語音樂的成就,藉由音樂與文字,文化與歷史,交織為舞臺上一幕幕深刻雋永的畫面。

本書另收錄歌壇前輩友人們對洪一峰的側寫與懷想,從不同角度描繪洪一峰臺上臺下的酸甜滋味,附洪一峰生平年表與創作歌曲一覽表,完整呈現寶島歌王的音樂人生,一頁生輝動人的樂章。

◎本書特色

  1. 臺灣第一本收錄洪一峰與家人、親友,以及演藝界臺語老牌群星口述歷史之傳記著作。
  2. 大量洪一峰生平、演唱,以及臺語流行歌曲文獻歷史照片。
  3. 附洪一峰年表、創作列表與相關書目,具研究參考價值。
  4. 隨書附贈洪一峰全彩紀念海報乙張,洪一峰星光身影全收藏。

◎名家推薦

  • 洪榮宏(金曲歌王)
  • 洪敬堯(金曲製作人)
  • 洪榮良(金鐘製作人)
  • 紀露霞(寶島歌后)
  • 金 彭(小黑人)──群星讚聲
  • 莊永明(臺灣文史研究者)
  • 呂興昌(成大臺文系教授)
  • 李筱峰(國北教大臺文所教授)
  • 李鴻禧(臺大名譽教授)
  • 鄭邦鎮(國立臺灣文學館前館長)──真情推薦

書籍延伸內容

首批贈品(數量有限贈完即止)

洪一峰精選輯

寶島歌王縱橫臺語歌壇六十年精選輯!十二首膾炙人口的時代經典,聽洪一峰招牌的渾厚中低音,唱出臺灣歌謠一世紀的風華。

作者簡介

作 者|李瑞明

彰化田尾人,成功大學中文系畢業,政治大學教育研究所結業,臺北市立成淵高中教師退休。在職中編有《百年樹人1897-1997(成淵中學創校一百周年紀念集)」和《成淵體育一〇一1897-1998》。2005年起,協助李雲騰老師蒐集整理日治時期臺語歌謠資料,其後編輯《最早期(日據時代)臺灣創作歌謠101增補篇》一書(增補至240首,已三校,未刊)。因熱愛臺語歌謠,2007年,擔任文化公益信託葉俊麟臺灣歌謠推展基金諮詢委員;2009-2012年間,負責洪一峰口述歷史訪談計劃,為訪談小組召集人與主訪人。

總策劃|文化公益信託葉俊麟臺灣歌謠推展基金

本基金會為紀念臺灣歌謠作詞家葉俊麟先生對臺灣歌謠的貢獻,於2007年由葉老先生的遺孀葉吳秀鑾女士、公子葉賽鶯、葉煥琪先生捐資設立,鼓勵大眾創作、研究臺灣歌謠。目前已出版《葉俊麟精典詞作賞析》、《葉俊麟臺灣歌謠精典詞作選輯》兩本著作,並舉辦相關學術研討會及音樂會,以及跨年度的「洪一峰口述歷史訪談計畫」。

2012至2013年間,為紀念臺灣歌謠80年,邀請李筱峰教授、李鴻禧教授、路寒袖先生、莊永明先生、紀露霞女士、金澎先生、向陽教授等舉辦系列講唱會;2014年,舉辦「臺灣客家歌謠講唱會」,並邀請歌手官靈芝和林生祥探討搖滾客家歌謠;2015年,力邀資深原住民樂團北原山貓,介紹原住民生活文化等;2016年,亦陸續舉辦「走馬燈轉無停──吳景中的音樂講唱會」、「洪一峰口述歷史訪談經驗報告」和「洪一峰《淡水暮色》動畫製作」等活動,持續推展臺灣歌謠。

目錄

序曲

  • 序一 洪榮良
  • 序二 葉賽鶯
  • 序三 李筱峰
  • 序四 鄭邦鎮
  • 壹  |空想夢想的童年
  • 貳  |歌唱生涯的發端
  • 參  |嶄露頭角的創作型歌手
  • 肆  |舊情綿綿
  • 陸  |東瀛歲月
  • 柒  |成就桃李春風
  • 捌  |家變
  • 玖  |孤兒淚
  • 拾  |人生旅途
  • 拾壹 |從撕裂到縫合
  • 拾貳 |為你唱一首歌
  • 拾參 |思慕的人
  1. 咱臺灣人愛有純粹的臺語歌/鄭日清  
  2. 伊是「真有人格」的藝術家/黃敏  
  3. 緬懷亞洲唱片而起的因緣/郭一男
  4. 不做第二人想的風範/紀露霞
  5. 我的救命大恩人/蔡東華
  6. 「日劇」時期的回憶/陳惠珠
  7. 他的細胞裡全都是音樂/陳星光
  8. 洪一峰與我的演藝人生/康丁  
  9. 永遠的「寶島歌王」/魏少朋
  10. 蝶戀花,青春夢/李鴻禧
  11. 臺灣爵士年代的傑出作曲家/金彭  
  12. 「低音歌王」專稱洪一峰/陳和平

  • 附錄一|洪一峰年表
  • 附錄二|洪一峰創作與演唱歌曲一覽表
  • 附錄三|洪一峰口述歷史計畫訪談一覽表
  • 附錄四|參考資料

詳細資料

  • 商品編號:J197
  • 書系名稱:台灣文史叢書
  • 版別:初版
  • 頁數:496
  • 尺寸(公分) (寬×長×高):17×23公分
  • 出版地:台灣
  • 圖書分級:普遍級
  • CIP:783.3886
  • 裝訂方式:平裝
  • 印刷方式:局彩

序/導讀

序曲

〈山頂黑狗兄〉的歌聲在大廳迴繞著,熱情的「黑狗兄」已經告別山谷,回到燈火明滅的天家休息。

二○一○年三月十三日,寶島歌王洪一峰的安息追思禮拜在士林靈糧堂隆重舉行。靈糧堂一千五百個座位坐滿 了教友、演藝界好友與無數感傷不捨,來自臺灣各個角落的歌迷。

追思禮拜在會眾唱詩、故人追思、禱告與教會詩班獻詩中進行。總統頒發褒揚令;洪榮宏唱〈思慕的人〉、讀家人給父親的「批信」,訴說對父親的感激思念。會場打出洪一峰「生平大事年表」與好友紀露霞、鄭日清、康丁、魏少朋的追憶影片。

禮拜結束,發引臺北市第二殯儀館火化。傍晚,禮車在濕冷的雨中抵達萬里「福田妙國」。

牧師引領子孫到塔位專室安奉靈骨、禱告,隨後在〈思慕的人〉、〈舊情綿綿〉與〈淡水暮色〉婉轉交互的琴聲中,完成安奉追思大典。

洪一峰幼時窮困,音樂成就純憑自學。十七歲以精湛琴藝在西門町做街頭表演,為人寫生,嗣在餐廳、酒家遊吟走唱。戰後首開風氣,在萬華水門外淡水河邊舉辦露天音樂會,推展臺語歌曲,到二二八事變發生才解散。

一九五三年,洪一峰受聘在中廣臺南電臺彈琴駐唱,歌聲渾厚低魅,風靡府城。次年,應聘臺北民聲電臺,擔任樂師兼歌手,與洪德成、鄭日清、紀露霞、林英美、張淑美等現場演唱,轟動臺北。後應歌樂、女王、南國、臺聲等唱片公司邀請,灌錄〈寶島蓬萊謠〉、〈深更的吉他〉、〈山頂的黑狗兄〉、〈攤販夜嘆〉、〈相逢有樂町〉等數十曲;隨後加入亞洲唱片,傳世名曲源源推出,與葉俊麟合作的〈舊情綿綿〉、〈淡水暮色〉、〈寶島曼波〉、〈寶島四季謠〉、〈放浪人生〉、〈快樂的牧場〉、〈思慕的人〉等經典,傳唱迄今逾半世紀,「寶島低音歌王」盛譽,不脛而走。

十九歲發表處女作〈蝶戀花〉,迄八十歲完成〈愛常常喜樂〉詩歌,六十餘年間創作不輟,作曲一百六十首,作詞九十首,灌錄歌曲三百六十餘首,都膾炙人口。平生精通鋼琴、小提琴、手風琴、吉他、二胡等樂器,其自彈自唱的舞臺丰采,長留歌迷心中。

六○年代演出《舊情綿綿》、《何時再相逢》、《無情之夢》、《祝你幸福》、《歌星淚》等電影,掀起臺語文藝歌唱電影熱潮。又擅長繪畫,留下許多精美歌簿插圖,是全方位藝術家。

與此同時,洪一峰於一九六三年應邀赴日演唱,躍登「日本劇場」豪華盛大舞臺,與國際一流歌舞明星合作演出;此後十餘年間,巡迴日本各大城市,備受聽眾喜愛及當紅歌手法蘭克•永井、水原弘、橋幸夫、北島三郎、森進一等人的敬重,並與作詞家川內康範合作,建立終生友誼,是戰後首位赴日發展的臺灣歌手。

洪一峰對臺語歌曲熱情執著,志節堅毅,至死不渝。而其為人謙沖厚實,氣度恢宏,是臺灣近百年來屈指可數的傑出歌手,低沉音色,前所未有。歌聲表現男性感情,時代心聲,撫慰一代心靈,陪伴大家走過那壓抑、蒼白、無言的五、六○年代。二○一○年,遲來的金曲獎追贈「終身成就貢獻獎」。

他是臺灣人的「國民歌手」,名符其實的「寶島歌王」。

內容連載

拾貳、為你唱一首歌

一、

戰後初期,臺灣尚無所謂「歌壇」。三○年代崛起的創作流行歌曲,因為戰火偃旗息鼓。而戰後民生凋敝,嗣因二二八事件和白色恐怖,社會陰霾肅殺,人心苦悶,所幸抒發民眾心聲的作品,藉由電臺及歌簿傳唱於市井,延續了臺灣歌曲的命脈。

彼時唱片工業還未興起,歌手少,男性歌手更少;男性歌手而又能唱低音的,更是絕無僅有。陳木回憶初聽洪一峰歌聲在電臺流洩時那種驚豔和如醉如癡的感覺。說:「那時守著收音機,就等著聽他最後唱歌。因為他唱低音,當時要找像他那樣特殊音色的,幾乎沒有。」

不過,他的低音,卻招致聽眾連續一個月寫信來電臺抗議,說那「粗phè- phè」 的查甫聲,好像打破水缸、鍋蓋,難聽死了。事後查明,抗議信是由同一聽眾寄來,不過洪一峰還是非常在意「人客」的批評。

他怕「人客」對他失望,除了努力琢磨音色,還更加勤練各種樂器。

他習慣自彈自唱。在街頭、酒家唱那卡西時,他彈手風琴、小提琴;在電臺,他彈鋼琴。在舞臺,他會先來一段solo(小提琴或手風琴),隨後樂隊加進來;唱完一段,他再solo,然後樂隊。這種活潑的演唱方式,很受聽眾歡迎(愛玲說,八○年代在臺中酒店,檔期延了兩三次,連唱一個多月,是一般歌手少見的)。

舞臺上,洪一峰著一身雪白西裝,配他那酒紅色手風琴與小提琴交互演奏,那歌聲、表情與昂然英挺氣質,真有演奏家的架勢,魅力十足。

陳木說,洪一峰的低音「結實而不泛散」。葉俊麟誇讚洪一峰的低音是「任何一位臺灣歌手都比不上的」。陳和平說:「洪一峰的低音漂亮,可以大,可以圓,在臺灣前無古人。但若因此說洪一峰是低音歌王,那就錯了,他是全能歌王。他低音好,高音也唱得漂亮,在〈攤販夜嘆〉、〈無聊的男性〉和〈快樂的牧場〉等高音處,他唱得又圓又厚。別的歌手,總是在高音處薄,而洪一峰則一樣圓,一樣厚。」

洪一峰難得展現高音。陳和平問他原因,他說:「在臺灣唱高音的,不差我一個,而唱低音的,沒我不行。我是要走比較少人走的路!」

洪一峰較早灌錄的日文翻唱歌曲,以法蘭克•永井的原唱曲居多。他與永井的低音魅力極為神似。永井是日本首席低音歌手,時人愛拿洪一峰與他相比;而在日本,主持人更愛以「臺灣的永井」介紹洪一峰。他們的低音,在五、六○年代的日本與臺灣,都是劃時代的。

陳和平曾問洪一峰:「您這樣的低音,是天生的,還是練的?」洪一峰說: 「和平啊!這以後你就知道了。」

先天的嗓音加上苦練,就是洪一峰要給陳和平的答案吧!

在〈山頂的黑狗兄〉 和〈快樂的牧場〉中,他那實聲與假聲交互運用的高難度技巧,是當時歌壇首度的嚐試,也是洪一峰音色的一大突破,後來許多歌手翻唱這首歌時,都領受到其中的辛苦。

紀露霞懷念洪一峰電臺時代的歌聲,形容他的聲音中氣十足,而且「從高到低,音域很寬」。研究洪一峰「音域分布」的邱婉婷認為,洪一峰在演唱的音色方面,比其他歌手有較低的共鳴,最低音比吳晉淮、文夏、鄭日清三人的歌曲都要低了一度,但在所能唱的最高音與最低音之間,則與三人差異不大,音域分布都在十一度、十二度、十三度之間。因此發現,「音域分布」不能算是洪一峰被稱為「低音歌王」的主要原因,而應該是「高音」與「低音」,在他所唱或所作歌曲中所占的比重。

她以〈舊情綿綿〉為例,說洪一峰的作品常以許多低音的樂句開始,強調低音的特色。〈舊情綿綿〉如此,〈男兒哀歌〉如此,就是他最有代表性的日本曲〈再會夜都市〉、〈可憐戀花再會吧〉、〈重回故鄉〉、〈惜別夜港邊〉,也莫不如此。

她說洪一峰在歌曲中集中演唱低音,再加上其個人音色特質,才能從同時代歌手中脫穎而出,替戰後臺語流行歌曲樹立新的審美趣味與低音男性聲音美學。

這就是洪一峰說的,「走比較少人走的路」。

二、

洪一峰這一代「戰中派」的臺灣青年,是在戰爭體制的氛圍中長大的,聽覺上瀰漫著戰時色調的軍歌與時局歌,他的音樂心靈與此有關,但主要受到演歌的影響。

洪一峰說演歌是「心的歌」,不用感情唱的話,演歌的生命就不見了。他的唱片歌曲中不少日本的演歌,唱時感情流露,歌聲渾厚,已經成為臺語歌曲的不朽經典了。

洪一峰晚年唱歌,除了感情,他還加入更多的「表情」。洪榮良說:「爸爸認為唱歌不是只有聲音而已,還有表情。就像他唱〈舊情綿綿〉時,眼睛、嘴形、臉部肌肉,都有表情出來一樣。」

演歌之外,洪一峰也愛唱爵士和快節奏。愛玲說,有一回洪一峰出場,樂師奏起爵士風的〈悲情的城市〉,聽眾一驚,他照樣唱得很棒,出乎大家意料之外。晚年他唱〈舊情綿綿〉、〈男兒哀歌〉等,已經擺脫他六○年代亞洲唱片的調性,幾乎全是爵士的唱腔了。

而像〈桃花鄉〉,愛玲說一般人都唱軟軟的慢慢的,而洪一峰上臺,一定 是快節奏、有活力的,配合青春活潑的詞意,唱得全場都活起來。

洪一峰愛唱爵士,其來有自。五○年代,美國、日本、臺灣流行爵士風。 日本的法蘭克•永井就是在美軍俱樂部唱爵士起家的,洪一峰翻唱他的原唱曲, 很多是爵士的,像最早的〈相逢有樂町〉到後來的〈冷淡的kiss〉等都是。

而在臺灣,楊三郎就寫了很多爵士作品,像是〈孤戀花〉、〈阮是這款〉、〈港都夜雨〉、〈苦戀歌〉、〈望你早歸〉、〈沒關係〉(葉俊麟詞)等都是。而許石的 〈行船人〉、〈漂亮你一人〉和洪一峰的〈舊情綿綿〉、〈男兒哀歌〉、〈放浪人生〉等也是。那是一個「臺灣爵士」的年代,只是臺灣人不愛爵士,這些作品也就都被唱成演歌了。等到洪一峰晚年回頭唱爵士時,歌迷反而覺得不習慣了。

洪一峰熱愛舞臺,他說:「去到舞臺頂,就要有舞臺精神。」什麼是「舞臺精神」?就是屹立舞臺的那份專注、敬業 與用心,這是貫穿洪一峰歌唱藝術與創作的核心態度。

長年那卡西的訓練,養成洪一峰尊重「人客」的精神,無時無刻都要呈現最完美的歌聲給歌迷。〈為你唱一首歌〉和〈送你一首輕鬆歌〉裡那「認真為歌迷,唱歌答顧客」,「認真為歌迷,唱歌唱到底」的詞意,就是「舞臺精神」的寫照。

洪一峰每日練琴、發聲,維持、精進他的專業,數十年如一日;作秀總是提前到場,不給主持人困擾;中場休息也都在後臺冥想歌詞或拉琴、練歌,為下一場做準備,加上服裝考究等,在在顯示他對歌唱藝術的堅持。

洪一峰獻身歌唱,終身不渝。生前兩、三年,健康狀況已不允許,有人邀請,他就答應。家人勸阻,他總是說:「人客無棄嫌,欲聽咱唱歌,咱就愛去。」「我要唱下去,唱到不能唱了為止。」

他是永遠的歌者,永遠的戰士,在歌唱路上,昂揚前進。

三、

從〈蝶戀花〉到〈愛常常喜樂〉,六十一年間,洪一峰的創作約可分成萌芽期、發展期、巔峰期、風雨狂飆期與圓熟期五個階段。

〈蝶戀花〉是「萌芽期」的成熟之作。在「空想夢想」的少年期,就常有音符在他腦裡縈迴跳躍;離開工廠後,他試著寫下這些音符拿到街上奏給人聽。「有人聽,有人反應,我就想:如果這樣改,是否會比較滿意,更有那個靈魂、氣質出來?」洪一峰說。

靠著熱情及不斷地與人互動而寫下的這些曲子,因為戰爭沒有發表,年久月深,都不見了。

一九四七至一九五六的十年間是「發展期」。他應那卡西與電臺的需要,每寫好一首,就在街頭和電臺發表,並且刻成歌簿,到處教唱。

電臺歌曲需求量大,歌手屢有「無歌可唱」之嘆,大家只好努力創作。〈秋風嘆〉、〈港邊月〉、〈女性的復仇〉、〈幸福的歌聲〉、〈雷鳴風雨〉、〈男性的純情〉、〈臺北是樂園〉、〈港邊悲歌〉、〈臺北春天〉等是他這個階段的作品,與洪德成、蔡啓東合作居多。因為沒有商業動機,所以不乏藝術的純度與真誠。聽了喜歡,寫信到電臺點唱,或買一本歌簿回去練習,大概就是他們最大的安慰了。

一九五七年洪一峰結識葉俊麟,邁入音樂創作的「巔峰期」,兩人合作的經典一一問世。〈舊情綿綿〉、〈男兒哀歌〉、〈放浪人生〉、〈淡水暮色〉、〈寶島曼波〉、〈寶島四季謠〉、〈快樂的牧場〉、〈異鄉風雨〉、〈今宵伴吉他〉、〈思慕的人〉等,先在電臺唱開,後來再由臺聲、亞洲等唱片公司灌錄發行,風靡全國,傳唱至今。

「巔峰期」迄一九六三年,僅約六年。此後二十餘年間,為「風雨狂飆期」,洪一峰跨界演電影、赴日巡迴演唱並全心培植兒子洪榮宏,迄七○、八○年代,遭遇婚變,親情撕裂,身心俱創,作品〈孤兒淚〉、〈何時再相逢〉、〈愛河月夜〉、〈悲戀情歌〉、〈黃昏日頭落〉、〈真情難忘〉、〈孤兒淚〉、〈空思戀〉、〈人生旅途〉等近百首,曲風證見世情冷暖、風雨滄桑。

一九八九年,洪一峰入信基督,自此以感恩祝福心情寫下系列詩歌,為「圓熟期」。二○○七年,在病榻完成〈愛常常喜樂〉,傳達晚年心境,為創作畫下完美休止符。

洪一峰的作品有傳承,有創新。幼時接觸臺灣傳統曲調;青少年期接受日本學校音樂教育,並透過閱讀,廣泛吸取東西方音樂思潮,為一生創作打下堅實基礎。

他的詞作多為三段,間有四段或二段,是三○年代以來臺灣流行歌曲奠下的標準格式。節奏以二拍與四拍為主,結構多為兩段式。最高音至最低音在十一到十三度之間。處女作〈蝶戀花〉比較特別:四段歌詞,男女對唱,華麗的圓舞曲風,在臺語歌曲創作上,較為少見。

調式多為臺灣傳統大調五聲音階,沒有Fa(4)、Si(7)兩個半音。因為採用五聲音階,作品容易給人「民謠」的印象,尤其有時取材自熟悉的民謠旋律,而給人鄉土親切的感覺,如〈寶島曼波〉前奏部分的人聲領唱,就是從〈草螟弄雞公〉的民謠旋律來的。黃敏說「洪一峰的作品很有咱臺灣鄉土的氣氛」,原因就在這裡。

洪一峰也不拘泥傳統,像〈快樂的牧場〉這一首輕快的樂曲,便不局限五聲音階,裡面他用了Fa、Si 兩個半音,而使曲調更為婉轉、流暢;不惟如此,他還融入歐洲阿爾卑斯山區的yodel 唱法與歡樂節奏,而使習慣傳統節奏的聽眾眼睛一亮。這在臺灣流行歌曲創作上,是前所未有的。

洪一峰說:「我那時想,海,不是只有夏威夷的;山,不是只有歐洲的,也是臺灣的。」夢想起飛,自由無限;讓臺灣走入世界,世界走入臺灣,是洪一峰臺語歌曲創作的豪氣與自信。

洪一峰作曲講求自然,說〈舊情綿綿〉的旋律,就是「舊情綿綿」四個字的聲調帶給他的靈感。他說:「咱臺語歌曲要讓他自然產生。『一言說出就欲放乎袂記哩,舊情綿綿暝日恰想也是你』,那旋律是『說』出來的,不是作出來的。由此可知,這個香頌(chanson)是從歌詞來的,唱時好像在跟『人客』訴說,這是我很注意的重點。」

又說:「我作曲必須歌詞可以像講話一樣清楚,一樣自然。如果不清楚,不自然,就顯得虛假了。像『怎樣我……』的『怎』,唱到最高音,是為強調『我』這個字;而『我』,唱成『gua』跟唱成『guá』是不一樣的,我這裡有很清楚的分別在。我每一句都很嚴肅。

唱歌,說不定要這樣唱,『人客』才比較能夠了解歌詞的內容,歌的氣氛也才體會得出來。 而且臺語歌你跟他斟酌①聽,有歌仔戲那樣咬字清楚的特色,讓人聽得很明瞭。如果不明瞭,內容、氣質就會『走精』②,『人客』也就不能溝通,也不會接受的。」

原來如此,怪不得國寶歌仔戲名旦廖瓊枝說:「聽洪一峰唱歌,不用看歌詞,就可以聽得清清楚楚,知道他在唱什麼。」

不過曲詞契合,四聲分明,「像說話一樣自然」,都得歸功於葉俊麟語言的音樂性,才使洪一峰作曲能夠如魚得水,不必為此費心。

洪一峰的作品,都有完整的前後奏與間奏;顛峰期作品寫好便交給林禮涵編配樂器,過程中,再討論他想要的效果和感覺。他與「葉仙」(葉俊麟)、「涵仙」(林禮涵)的合作無間,是洪一峰經典誕生的鐵三角,缺一不可。

洪一峰作曲常用鋼琴,較早也用吉他,在外則用小提琴。後來趕場作秀,車上作曲只在紙上寫作,寫完推敲一下,那裡不順,再改。

在家作完曲會彈給愛玲聽,愛玲有時給他建議,他覺得有道理也會接受;有時為一個音符處理不好,會在那裡反覆調整。愛玲說:「曲要配詞,有時曲作得順,詞卻不明;詞分明了,曲又不順,就在那裡費神。好在他不煩不躁,只在那裡反覆地改,反覆地彈,反覆地唱……。」

作曲先要有詞,〈蝶戀花〉、〈思慕的人〉兩首則先有曲然後有詞。 他說:「〈蝶戀花〉的旋律在心裡醞釀很久了,那一年春天,我吉他彈著彈著,melody 就出來了,然後填上四葩歌詞」。關於歌詞,洪一峰說:「現在臺語歌曲習慣用一葩簡化,重複唱兩三遍。早期不是,歌詞都有三葩,甚至四葩,至少兩葩,較重感情、氣氛,交代一個情節。像〈蝶戀花〉,把男性比做蝴蝶、女性比做花地在那裡戀愛來戀愛去。我那時想,這樣的『冒險』會不會太早了?這樣的歌詞會不會太熱烈了?我想了又想,也不用擔心,作下去就對了!」

「冒險」,意謂著突破傳統和邁向新的道路。而情境的「醞釀」和觸發,則是〈蝶戀花〉旋律動人的祕密。較早古賀政男作〈慕影〉時,也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生平第一首作品、三拍、一個戀慕的幻影和個人生命的情境。只是古賀絕望幻滅,而洪一峰青春爛漫罷了。

你可能感興趣

食.農
食農教育,溫柔的日常革命,重新思索自己與食物、農業及土地的深刻連結。
官場學入門
縱橫官場的葵花寶典!讓你不再徘徊徬徨於茫茫官場,自在瀟灑,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走向帝制:習近平與他的中國夢
銅鑼灣風波,港版「被夭折」── 全球唯一台灣繁體中文版,突圍面世!
從西港到耶路撒冷
台灣西港小鎮牧師,追隨耶穌佳美腳蹤的每一步,探訪《聖經》與今日的耶路撒冷。
荷蘭時代的福爾摩沙【修訂新版】
國姓爺猶未來,紅毛人還沒走,熱蘭遮城前帆影點點,台灣人四百年史的起點,一個野蠻勇敢的美麗新世界
購物車

登入

登入成功